GDP负成长下台湾社会氛围的转变

作者:    2020-08-14 12:37:45   275 人阅读  244 条评论

<>主计处公布了我国去年第4季的GDP为-8.36%,为史上最大单季衰退幅度,2009年全年GDP也下修至-2.97%。由于受到全球金融海啸的冲击,台湾在经济上历经了前所未有的急速巨幅衰退,直接影响不外是痛苦指数的攀高,但更深层地也促使社会氛围的转变。

<>
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诉求社会平等主义的声浪逐渐强烈。一般来说,当社会痛苦指数上升、穷人增加、贫富悬殊加剧时,经济上的弱势者会倾向要求更多的公平性,希望国家担负更重大的社会责任,社会主义的气氛相形较为强烈,而偏重实质的平等。反之,当社会处于向上起飞的阶段时,社会充满各种机会,自由主义的观点就会高涨一些,民众因此会倾向小而美的政府,希望政府管少一点,而偏向立足点的平等。然平等主义与自由主义都各有其优缺点,前者可能可以形塑一个稳定与和谐的社会,但后者却也可能为社会注入更多的活力与动能。但追求极端的平等或是自由,却未必是社会发展的最佳途径,如何取得两者之间平衡点,一直是各国政府在思索与调整的工作。

<>
台湾在经济成长逐渐趋缓之际,又遭逢国际金融重大变局,社会上要求平等的气氛正在上升。例如大家对于贪腐与特权的痛恨、对于国营企业高额年终的不满、对公务人员退休后转任政府转投资民间机构而领取双薪的反弹、对政府抒困特定民间企业的质疑、对于推动有利富人税制等各种权益立法的厌恶等等,都反映出社会气氛的转变。

<>
政府在面对这种社会环境的改变,固然充满挑战,但却也存在若干改革契机。主政者可以藉民气可用之时,对于各种制度上多年的积习展开改革,以回应民众的期待。例如,民众希望政府能樽节支出,并对政府效能有更高的期待,此时推动政府改革,合理整併与健全政府组织,可能会获得民众的认同。其次如公务员或国营企业员工是否享有过度的特权,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行检讨。此外,强化对于贪腐与特权的打击,可以转变民众官官相护的成见,让司法威信能够建立。而对于特定产业与富人的赋税优惠,也可一併检讨,以舒缓若干因贫富差距过大所可能带给社会的不稳定。

<>
但是政府在朝向建立更公平社会的同时,仍须谨守一定界线,不能让台湾因过度强调平等,而压抑了社会的活力,让台湾成为一个假平等的社会。

<>

<>